第1780章

王小鱼举着火把胡乱照了一番,最后她站直了身子,左手将火把举在身前,似乎正在向墓道右侧的石壁上望去。

慕容丹砚见厉秋风、戚九、萧东神情古怪,似乎想笑又不敢笑,知道三人心下对王小鱼都有些不屑。眼看着王小鱼被众人鄙视,慕容丹砚心下不忍,悄悄走到王小鱼身边,低声说道“小鱼妹妹,你就别在这里胡闹了。咱们还是尽快随着厉大哥到中门那里去瞧瞧,若是找不到逃生的通道,也好尽快赶回到水潭中的石台上,再想法子从大石洞中逃出去。”

慕容丹砚说完之后,王小鱼既不点头摇头,亦不答话,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当地,不晓得在想些什么。

慕容丹砚见此情形,心下颇为奇怪,暗想小鱼妹妹年轻气盛,有时未免莽撞。不过她对我一向颇为倚靠,可以说是十分尊敬。怎么我和她说话,她竟然置之不理?自从与她相识以来,她可从来没有这样对我无礼。念及此处,慕容丹砚心下惊疑不定。只不过王小鱼此时背对着慕容丹砚,是以瞧不见她脸上的神情。慕容丹砚从王小鱼的右侧绕了过去,正想和她说话,却见王小鱼张大了嘴,正自一脸惊恐地看着右侧的石壁。

慕容丹砚心下一凛,不晓得王小鱼在捣什么鬼,不由顺着她的的视线望了过去。只是不看则已,一看之下,慕容丹砚蓦然间只觉得一股寒气自脚底升了上来,全身如同坠入了冰窖,忍不住口中“啊”的一声惊叫,不由向后退了两步。

厉秋风和戚九、萧东见王小鱼胡乱行事,心下老大不耐烦,懒得看王小鱼装腔作势举着火把乱照,是以三人都将脑袋转到一边,望向了中门的方向。如此一来,三人都没有留意王小鱼为什么要举着火把,向墓道右侧的洞壁上张望。直到慕容丹砚一声惊叫,厉秋风心下悚然一惊,这才转过头来。待他看到慕容丹砚一脸惊恐的模样,急忙开口问道“慕容姑娘,出了什么事情?”

慕容丹砚右手伸出,手臂剧烈颤抖,指着右侧的石壁。只是她嘴角抽搐,想要说话,已然说不出来了。

厉秋风、戚九见慕容丹砚如此模样,心下均想,慕容姑娘武艺不弱,心高气傲,颇有豪气。想不到竟然吓成了如此模样,一定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。

念及此处,厉秋风和戚九齐齐转头向墓道右侧的石壁望去。火把光照之下,只见墓道的石壁之上,有一个巨大的骷髅头,正在阴森森地盯着众人。

厉秋风和戚九虽然年轻,不过二人都是师从名家,自从艺成以来,打打杀杀的事情不晓得经历了多少。至于被杀之人的尸体,更是见过了许多。进入大洞之后,两人至少看到四五十个骷髅头,却也未曾害怕过。只是见到石壁上这个骷髅头,两人也和慕容丹砚和王小鱼一般,瞬间如同坠入冰窟,身子先是变得僵硬,随即微微有些颤抖起来。

萧东原本站在厉秋风和戚九身后,看着王小鱼出丑露乖,正想着如何趁机取笑她几句,没有想到慕容丹砚、厉秋风和戚九僵立在当地,直愣愣地看着石壁,如同被人点中了穴道一般,心下颇为奇怪,忍不住也向石壁上望了过去。火把光照之下,萧东终于看见了石壁上那个巨大的骷髅头,登时吓得魂飞魄散,不由向后连退了四五步。

直到这时,萧东才知道以厉秋风和戚九的武功见识,为何会吓成如此模样。那是因为这个骷髅头实在是太大了!大到了常人压根不敢想像的地步。591

墓道石壁高约两丈,而大骷髅头的下巴位于石壁中央,头顶抵在墓道棚顶,高近丈许。火把光照之下,白色的头骨散放出奇异的光亮,两个巨大的黑色眼洞阴沉恐怖,虽然没有眼珠,眼洞都却仿佛藏着毒蛇猛兽,正要冲出来将众人撕成碎片。

萧东见此情形,吓得双腿颤抖,险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只是他强忍着恐惧,慢慢地一步一步向后退去。此刻他只想着转身逃跑,又怕惊动了大骷髅头向他追来。是以他一步一步退得极慢,只盼着大骷髅头去对付厉秋风、慕容丹砚等人,自己就可以乘机溜走了。

厉秋风乍一看到大骷髅头,心下惊骇之急,刹那之间如遭电击,浑然忘记了身在何处。只不过片刻之后他便清醒了过来,向前快走了两步,抢在了王小鱼和慕容丹砚身前,左手举着火把,右手拔出长刀,头也不回地大声喝道“快向后退!”

此时戚九也已抢上前来,与厉秋风并肩而立,将慕容丹砚和王小鱼护在身后。王小鱼似乎刚刚清醒过来,站在厉秋风和戚九身后,颤声说道“世上怎么会有这、这么大的人头……”

此时众人都已看得清清楚楚,这个骷髅头足有一张能够坐下二十几人的八仙桌桌面大小。火把光照之下,大骷髅头的黑色眼洞越发恐怖,似乎露出诡异的笑容,正自不怀好意地盯着众人。

慕容丹砚和王小鱼吓得脸色煞白,不约而同地躲在厉秋风和戚九身后不敢出来,却又忍不住将脑袋从厉秋风戚九肩膀上探了出来,偷偷向石壁上望去。

厉秋风心下暗想,若是世间真有人有如此巨大的头颅,那么他的身子至少高达十余丈。除非传说中的神仙是真的,否则世间不可能有如此巨人。

念及此处,厉秋风心下一动,缓缓向前走了两步,已然到了石壁近前。只见他左手高举火把,抬头向大骷髅望去。

慕容丹砚见厉秋风不管不顾地走到大骷髅头下面,心下大惊,颤声说道“厉大哥,你不可犯险!快快退回来!”

厉秋风却没有回头,只是抬起右手,向身后摆了摆手,示意慕容丹砚不必担心。慕容丹砚心下焦急,右手拔出长剑,正要上前助厉秋风一臂之力,却听厉秋风自言自语地说道“原来如此!我怎么先前没想到呢?!”

慕容丹砚听厉秋风如此一说,心下一凛,不晓得厉秋风这话是什么意思。只见厉秋风站在石壁之下,大骷髅头恰好悬在他的头顶。从慕容丹砚站立之处望去,大骷髅头随时都能张开大嘴,将厉秋风一口吞了下去。